|

接待惠临 新津保创治理咨询(成都)有限公司 官方网站!
 CHN  |   EN
險法智人網
案例分析
您的位置:首 页 ->> 案例分析 ->> 閱讀詳細
办案实录 | 保司年底賠付壓力大,接纳“釣魚”式庭外息争
作 者:梁日升        所属事情机构:        摘 自:FNI融法保

保司年底賠付壓力大,接纳“釣魚”式庭外息争

——律師辦案實錄(四)


今年八月底,安女士(爲保護客戶隱私,本文人物均爲假名)找到了我們FNI融法保團隊,希望陳律師能幫罕見病——肝豆家庭爭取權益。安女士告訴我們,其實孩子確診肝豆治療已經有一年半了,原先確診時就有聯系過保險署理人,署理人告訴她孩子的病情還不切合条约約定的理賠條件。當時安女士還沈浸在孩子不幸罹患肝豆的沈郁中,也就顧不上這事。直到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們見到了前來咨詢的安女士。

在聽取陳律師分析後,安女士這才意識到自己被保險署理人忽悠了,不僅沒拿到保險金,還白白又多交了一年保費,生氣之余,最終決定委托我們團隊爲其處理此事。安女士情緒最後還是有些激動:“幸虧我們經濟條件還可以,沒耽誤我們孩子的治療,要是因爲缺錢治療導致孩子有個三長兩短算誰的?人命關天的事他們怎麽能這樣呢?”

接受委托後,我們很快就啓動了後續訴訟流程,順利在天津某法院乐建设案。


距離開庭還有20天

2022年10月下旬,安女士多次接到了保險公司法務及理賠人員的電話,聲稱保險公司之前未收到過理賠報案,很可能是署理人私下把她的理賠訴求攔住了。保司人員還告訴安女士,像她孩子這種情況是可以通過合議流程獲得較大比例乃至全額賠付,何须花錢請律師,不如重新提交理賠申請,撤回起訴,私下再協商一個賠付比例。

我们虽然对保司这种跳过署理律师以剔除署理人律师费的方式私底下和当事人压价行为有所不满,但也有一丝欣慰。这已经不是我们第一次碰到在开庭前保险公司主动聯系我們或者当事人进行赔付的案子了。在我们和多位法官的配合努力下,越来越多的保险公司开始了解稀有病群体的诉求与关切,开始主动给被保险人赔钱。陈律师曾开玩笑说:“在肝豆的诉讼中,说不定我们能率先体会下啥叫‘天下无讼’”。



雖然我們對保司人員心中的“小算盤”有些無語,但還是立馬凭据安女士提供的聯系方式主動聯系上了保險公司人員,並配合提供了全部訴訟质料供其審查,见告如果保司能夠在開庭前正常足額理賠的話,我們當然可以撤訴。

在這個時候,陳律師第一次提醒我:“這家保司總是想讓我們當事人再走一遍理賠流程,偏不愿在訴訟法式中解決,我覺得可能會有問題,你單獨和他們溝通時要小心點,注意留存所有溝通記錄”。


距離開庭還有7天

在先前的兩周內,我們和保險公司保持了溝通,實時跟進本案賠付進度。但陳律師注意到,雖然保司的事情人員多次聲稱本案可通過和合議流程進行賠付,我們也凭据保司的要求兩度補充提供了理賠申請质料及相應病曆原件质料,但這兩周實際上並沒有看到保險公司有任何實質進展。

出于作爲律師的謹慎態度,我們還是決定做兩手准備:一方面和法院銜接好後續可能的撤訴、退費事宜;另一方面還是按我們標准化流程,起草、准備好全套的開庭质料備用。


距離開庭還有48小時

一大早,我們便向保險公司下發最後通牒:如果今天還是沒法簽署賠付協議,我們就只能准備開庭了,不再接受任何調解。但保險公司事情人員依然讓我們再等等,聲稱我們總公司流程一過就能賠付。

沒一會,我們又接到了法官的電話,见告保險公司剛聯系他申請延期審理,想問問看我們的意見。我們當時就予以拒絕,並见告法官這完全是保險公司單方想要拖延時間,自始自終沒有和我們商量。

在我们和法官的双重施压下,保险公司事情人员晚上又聯系我們,声称公司总部明天上午十点给最终结论,让我们先不要买去天津的票。但拖到现在我们已经没法相信保司的承諾。



當天深夜,我又和在外開庭的陳律師及團隊成員開了一次線上會議,同步複盤了案件目前進展。在和保司繼續溝通賠付事宜的同時,我幫團隊訂好了第二天去天津的高鐵票,備好了全套最終定稿的開庭质料。剛在外地開完庭的陳律師和團隊律師開完會後也顧不上休息,深夜趕回了成都。


距離開庭還有24小時

因爲身體原因,一大早我就來醫院排隊驗血。坐在醫院的長椅上,我接到了保司人員的電話,明確见告總公司已經同意賠付,讓我們趕緊先把理賠協議簽好拍照發給他們,聲稱簽署後發給他們即可啓動理賠流程,當日下午三點前就可收到結案短信。並再次勸說我們放棄出差,部署撤訴事宜。

在收到理賠協議後,我第一時間將我們已單方簽署的理賠協議發送給保司。但一直等到下午兩點半,都未收到保司所承諾的理賠短信。雖經我們一再敦促,保司均见告仍在走流程,還需要時間。保司事情人員甚至還在電話裏說:“哎呀,你們可以先撤訴了嘛,幹嘛還要去天津,我們肯定賠的!”





對于保險公司這樣屢次讓我們撤訴的反常之舉,我們預感应很可能有問題。于是我們再次兵分兩路,陳律師准時坐上了前往天津的高鐵,而我則從醫院回到所裏以備可能的息争事宜。

陳律師有預感应理賠過程很可能不太順利,數次要求保險公司理賠人員明確確認是否認可我們簽署的賠付協議,但保險公司均不予回應。眼看時間已經超出了原先我們见告的高鐵發車時間,保司終于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思,突然變臉。在我們已經提供了全套確診過程的病曆质料的情況下,臨時又要求我們補充近一年內被保險人的診療、用藥記錄。

當時看到這個消息,我很生氣。按条约約定,只要被保險人確實確診爲保險条约約定的重大疾病,保險公司就應該賠付。而所謂的“近期診療情況”顯然與重疾險的理賠無任何關聯,保司如此要求明顯就是在刻意刁難!更何況,我們也在溝通群裏發過被保險人近一年的治療、用藥憑證,但保司仍然不予回應。


在我們對保司行爲提出合理質疑的情況下,保司事情人員也未予理會,直接拿出了機票訂單截圖——庭上見!

直到此時,我才深刻感受到這背後的“險惡用心”,在一環又一環的欺騙下,大多數人都會在一定水平上相信保險公司確實有賠付的誠意,但這很可能會因爲缺席庭審而被法院默認爲自動撤訴!如果相信了他們的承諾,這一套操作下來很可能打大多數人一個措手不及。事後,團隊私下也討論過保司如此損人又倒霉己的反常操作之動機,也許保司是受年底賠付結案數據壓力刚刚出此下策!

在這種情況下,恪守本心、按部就班地做好完全准備才是最純樸的致勝之道。面對保司如此毫無信譽的做法,我們雖然憤怒,但绝不慌張,提前准備好的數百頁應訴质料此時就派上了用場。自始自終,我們都能保證比對方准備地越发充实!

臨近五點,我撥通了法官電話。剛剛開完庭的法官語氣中還有些疲憊,但心情顯然還是不錯的。電話一接通,法官便問:“怎麽樣?你們息争走完了嗎?你們快點把撤訴质料寄過來吧”。我無奈的笑笑,回覆稱:“法官,保險公司臨時又變卦了,我們沒法撤訴了,陳律師已經在去天津的高鐵上了。”法官有些錯愕,本能不太相信保險公司連他都敢欺騙,但事實就是如此,在我和法官解釋了來龍去脈後,法官也是歎了口氣,讓我們明天照常開庭。


疫情!又是疫情!

考慮到我們前一天在法院門口開庭的經曆,我再次和法官核實了法院疫情防控政策,法官此時才反應過來,像我們這種外地律師必須在天津当地“三天兩檢”後才气進入法庭。最終,法官只能取消了第二天的庭審,另行部署線上開庭。

在我將取消開庭的消息告訴陳律師後,陳律師直接在南京下車重新買票准備回成都。面對我對保司的吐槽時,陳律師自己卻很淡定,笑著和我說:“你看,我說的沒錯吧,對方心裏就是有鬼,基础不像正常理賠息争的做法,不要太輕易相信對方事情人員的承諾,社會險惡啊!”

的確,我們不應該惡意揣測他人,但也不行輕易相信利益相矛盾的個體。這一次,我們雖然沒能如期開庭,但我也切身體會到作爲律師所要面對的挑戰有多複雜。在辦案過程中,如果能夠宁静解決當然是最好的,但不能無底線的“以和爲貴”,要以充实保護當事人利益作爲基本底線,底線問題絕對不能退讓。面對可能有損當事人權益的不合理要求,一定要堅決拒絕,勇于鬥爭!


版權與免責聲明:
凡需要下載本網站內容者,需要載明本內容摘自新津保創治理咨詢(成都)有限公司官網http://healthwz.cn/,並注明作者姓名及其單位,未經許可不行用于商業用途。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轉載”、“編譯”、“摘自”的所有作品,均轉載、編譯或摘編自其他媒體,轉載、編譯或摘編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站及子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文章來源,並自負执法責任。
險法智人網
地 址:成都四川成都新津
电 话:4006-776-886
网 站:http://healthwz.cn/
E-Mail:284273520#

闽ICP备08003254
滬公網安備31010402009993號
掃一掃,關注我們
Copyright © 2020-2023 新津保创治理咨询(成都)有限公司[http://healthwz.cn/].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
TOP